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官網
中歐城鎮化夥伴關系秘書處官網

專注“高大上”會産生新的城市病

來源:城市中國網2018年09月04日 18:16 (編輯:竹書流年)

      8月1日,第二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暨首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博览会在四川成都开幕。图为“高端对话——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环节现场。 高弘杰 摄

過去六十多年,地球經曆了快速的城市化進程。2018年城市人口已占世界人口的55%,到2050年預計將有68%的人口居住在城市。未來,城市將是人類生存活動的主陣地。

对中国而言,城市化还有更长的路要走。8月1日,在第二届国际城市可持续发展高层论坛上,就我国城市發展的重要作用、路径方式等相关问题,记者采访了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理事长、首席经济学家李铁。

城市要以人爲本增強包容性

記者:如何理解城市變革與發展要以人爲本?我們目前面臨的問題是什麽?

李铁:我们的城市發展一个最大的问题是,在城市的建设上,我们更多地注重表象,更多地关注“物”而非“人”,注重城市建筑形态的改善,关注视觉形象,关注所谓的现代化的投入水平,同时包容性太差。

舉個例子,比如北京南站,雖然硬件很好,但是對人的服務不夠好。北京南站座位不夠多,大量的空間都被商業設施所占據,意味著把更多的空間讓步給商業活動,而不是爲旅客服務。管理體制上也有問題,管理主體不夠明確,相比之下,首都機場的管理好一些。

從城市治理和管理宗旨上,以人爲本、以人的服務爲本,我們與發達國家還存在較大差距。城市包容性特別差,比如,我們有常住人口和戶籍人口,有將近16個百分點的常住人口在城市享受不到均等公共服務,這說明我們的城市在人的治理上還存在著巨大偏差。

包容性差還體現在城市生活的不方便。比如說,一個好的城市,在半個小時之內可以滿足一切的消費需求。可是在我們的城市,出門要開車,否則做不到。我們的社區檔次都很高,但是周邊比較接地氣的服務很少。

所以,城市病也有好幾種。人口太多、交通擁擠、住房困難、空氣汙染是城市病,但因此而減少服務人口,造成生活極爲不方便,也成了一種城市病。

我們要明白,城市不僅需要所謂的高端人口,而且高端人口本身也需要有人爲之提供服務。我們主觀上認爲,城市應該更加幹淨整潔,按精英思維,把城市定位成“高大上”,忽視了在城市生活的人到底有哪些需要。

城市成本过高,服务跟不上,会产生一系列的顽疾。如果不能增加城市的包容性,还想在这种“水至清则无鱼”的城市環境继续“高大上”,那还会产生新的城市病。所以,要把眼光放长远,以人为本,真正去解决人所面临的问题。这个“人”,不是指所谓的精英阶层,而是在城市生活的所有社会大众。这是我们在城市建设管理中面临的根本问题。

城鎮化是启动内需的重要手段

记者:您有一个观点,城鎮化是启动内需的重要手段。怎么理解?

李鐵:我們可以看到,城市房地産發展很快,但是買房子的人裏有多少農村人口?過去的農民,在城裏掙到錢了,會回村裏蓋房。現在80後、90後的農民工賺錢了,都要在縣城買房,理由是要給後代好的教育等。

如果2.8億農民工、7300萬在城鎮間流動的人口,要在城裏定居,解決了公共服務問題,他們就可能把自己的短期就業行爲變成長期消費行爲。這就會長期帶動消費需求。

當人口結構發生變化,交通基礎設施跟著調整,就會帶來城鎮基礎設施需求,從而帶來投資增長。也就是說,人口結構、居住等行爲的變化,帶動消費和投資。

市化還將助力鄉村振興

記者:如何看待城市化和鄉村振興的關系?

李铁:启动城鎮化,一方面可以拉动内需,另一方面也助力乡村振兴。过去我们的城鎮化造成另一个问题,城乡二元结构的固化。我国存在城乡二元户籍管理制度、土地管理制度、行政管理制度和政府对资源强调动能力等制度特点,这让中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城市的快速发展,但也造成了区域间、城乡间利益结构的固化和较大的城乡差距。

目前農村的資源是一種僵化狀態。城鄉之間的土地、戶籍不能流動,房子不能買賣、戶口不能遷徙,怎麽帶動發展?只有將大量的農村人口引入城市、城鎮,才能提高農業的人均資源占有率,才有可能實現規模化經營,提高資源産出效率。不實現現代化規模經營,鄉村怎麽能振興?

若是鄉村振興一味依靠政府補貼,將過多的資本投入到沒有效益的農村,不僅不能帶來鄉村振興,反而會導致大量的資源浪費,也不能吸引更多有活力的社會資本進入鄉村,推動建設發展。

只有農村人口大量減少、進入城鎮,才使得城鎮和非農産業有能力對鄉村進行支持。只有城鄉要素相互流通,才能帶動城市資本去尋求鄉村發展的機會,才有可能使農業收入增加,帶動鄉村的服務發展。

城市發展模式需转变成本需降低

记者:您讲过,房地产曾经在城市發展中起到过重要作用。但是,今后不能再让城市發展依赖于房地产发展。那么,应该怎么去调整?

李鐵:在過去,房地産對拉動內需、帶動工業發展、搞好城市建設以及改善住房條件起到過重要作用。所以,房地産在城市化進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促進作用。

但是,以房地产为主导的城市發展模式,带来了金融风险和债务风险。它的最大问题在于大大提高了城市成本。当一个城市经过房地产的运作后,在这里从事工业和服务业,投资成本会大幅提升。所以,要求地方政府必须转型。

轉型的核心問題是如何降低發展成本?其實並不是沒有路徑可循。工業企業不一定都要搞産業園模式,規劃時,可以不去把資源全部都集中在城市中心,可以利用集體土地直接進入開發合作,初始成本會大幅降低。

在行政管理體制上,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激發中小城市和小城鎮的活力。在都市圈,可以利用這個空間大幅降低住房成本。如果16歲~45歲的潛在勞動力進入城市,勞動力將大幅增加,也會給城市增添活力。

记者:最后,此次论坛在成都举办,关于城市發展,您有什么建议留给成都?

李铁:首先,要尊重城市發展规律,把城市的发展路径延长,不要把城市發展看成一个短期过程。

這次來成都,還是看到了一些新變化。比如天府新區,有了一些新的進步。建議是能不能不把所有焦點都對准城市的核心,我們更希望周邊的中小城市也能發揮作用,來疏解城市功能、承擔經濟産業結構,同時通過這些中小城市的發展,降低城市中心的房價。

分享到:

相關閱讀

落戶成都去哪工作?——大數據來告訴你青羊區、錦江區和武侯區,哪裏就業吸引力最大?
一步都不能少!城市新能源汽車産業規劃研判全球格局下,中國汽車産業的優勢格局。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京ICP備13029620號-1 郵箱:contact@ccud.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