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官網
中歐城鎮化夥伴關系秘書處官網

“一帶一路”這五年,誰是最大贏家

來源:城市中國網2018年09月04日 19:31 【作者:西部君 】 (编辑:竹书流年)

今年是“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五周年,這兩天舉行的共建“一帶一路”五年進展情況及展望發布會,提供了階段性的成績單:

2017年,中國與沿線國家貿易額達到7.4萬億人民幣,占進出口總額的26.6%;

五年來,中國先後在20多個沿線國家建設了70多個境外經貿合作區,累計投資超過270億美元;

爲東道國創造了20.1億美元的稅費收入,創造了24.4萬個就業崗位;

中國企業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144億美元。

2013年提出“一帶一路”計劃,2015年規劃發布,上述階段性成果只是開了個頭。按照對沿線國家直接投資7.2%的年增長速度,未來還將釋放更多的紅利。

2015年發布的規劃中,全國共有18個省市被納入,各省市的定位不盡相同。比如新疆是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重慶是西部開發開放重要支撐;成都、鄭州、武漢、長沙、南昌等地,是內陸開放型經濟高地……

定位不同,是區位條件的綜合反映,相對應的,各省市分到的蛋糕大小也不一樣。那麽這五年誰是“一帶一路”的最大贏家?

東部成爲“一帶一路”絕對主導

進出口貿易是否繁榮,跟經濟發展水平緊密挂鈎,有工業基礎,才有進出口的需要。所以總體上,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總額,東西部之間也存在明顯的差距。

《“一帶一路”貿易合作大數據報告(2018)》顯示,2017年,東部地區與沿線國家貿易總額的占比達到79.8%,西部地區是10%,中部地區是6.0%,東北地區是4.3%。

也就是說,7.4萬億人民幣的進出口貿易中,有八成左右是由東部省份完成,中部、西部和東北三大地區合起來,只貢獻了兩成左右的貿易額。

中部6省經濟更加發達,但是處于內陸中心,向東、向西開放的地理距離都更遠,所以進出口貿易,拼不過省份更多,且有著向西開放天然優勢的西部。

東部地區的外向型經濟一向發達,上述五個沿海地區,排在最後面的上海,與“一帶一路”國家的進出口總額,也比中部、東北地區要高。可見“一帶一路”的參與度,還是得靠經濟實力說話,這與共建原則中“堅持市場運作”的邏輯吻合,並不是純粹靠政策驅動。

不過對西部而言,它可以補短板;加上東部地區的外貿空間,早已被深度挖掘,所以東中西部在“一帶一路”中受惠程度,沒有因爲經濟實力的馬太效應而被拉大。

這兩年,與沿線國家的貿易總額,增長最快的反而不是東部。比如2017年,東北地區進出口增長是22%,排第一;同樣是去年,西部地區進口額同比增長53.3%。

所以,不能因爲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進出口貿易由東部地區主導,就認定東部是最大贏家。哪怕沒有“一帶一路”,要比貿易總量,東部地區也會有壓倒性優勢。

“一帶一路”實施後,中西部地區快速增長,說明政策釋放的紅利比較明顯。

西部地區誰是最大贏家

雖然東部出盡風頭,但“一帶一路”對西部的戰略意義和重要程度,可能要比東部、中部和東北都要高很多。

偏居一隅的地理位置,一直是西部最大的發展瓶頸,缺少對外交流,導致市場發育不成熟,經濟相對封閉。“一帶一路”將西部從對外開放的大後方,變爲向西對外開放的前線,實現區位劣勢轉換。

它的重要性,我們從西部各城市的規劃動作就可以看出來。

西部各城市動作頻頻,是因爲誰先掌握先機,在“一帶一路”向西推進的過程中,就能夠分得更多的蛋糕;往大了說,也是爭奪西部地區發展的話語權和主導權。

所以,西部地區內部之間的競爭,要比東部、中部和東北更加激烈。

爲了更直觀地比較政策效果,以“一帶一路”提出的2013年爲起點,對近五年來西部各省的進出口數據進行了梳理,具體如下:

整體上,它仍然能夠反映出“一帶一路”提出這五年來,西部各省對外開放政策調整後,外貿情況的變化。

進出口呈下降趨勢的,有7個省份,超過了半數。

這說明“一帶一路”並不是對所有省份都有貿易增量。即便有增量,也沒能抵消與非“一帶一路”國家貿易下跌的額度。所以,從上圖中,我們能很直觀地看到,進出口貿易五年來有了明顯分化。

過去五年的進出口,廣西陝西成爲最亮眼的兩個省份。

廣西的进出口贸易总额,从2013年的328.37亿美元,上涨为2017年的571.21亿美元,涨幅达到73.95%。

陝西成为涨幅最大的地区,进出口贸易总额从201.27亿美元,提升到401.1亿美元,足足翻了一番。

“一帶一路”這五年來,西部各省的進出口貿易變化,跟經濟實力的關系不顯著,但也有一些微弱的相關性。比如降幅很大的幾個地區,經濟相對都比較落後,外貿大起大落,本身是經濟不夠發達、産業結構缺少穩定性的體現。

像廣西省,在西部一直很低调,经济实力也比不过重庆、四川,不过临海的地理位置,以及靠近珠三角的区位,让它的进出口优势被“一带一路”政策放大,所以成为这五年来的涨幅之王。

至于陝西,交通枢纽地位更不用说,加上自贸区的建设等因素,加工贸易近几年高速增长。

綜合來看,“一帶一路”的紅利,並不是均勻地彙集到了各地。

在東中西的地區競爭中,西部有增速優勢,東部有體量優勢;

而在西部內部的競爭中,未必是經濟實力最強,就可以分得更多的蛋糕,地理區位影響甚大。

当然,哪怕说廣西和陝西是大赢家,也是暂时性的。

從長遠來看,經濟實力對進出口的影響,還是會起作用。重慶和四川,仍然有很大的優勢,深挖“一帶一路”的紅利。

分享到:

相關閱讀

落戶成都去哪工作?——大數據來告訴你青羊區、錦江區和武侯區,哪裏就業吸引力最大?
一步都不能少!城市新能源汽車産業規劃研判全球格局下,中國汽車産業的優勢格局。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京ICP備13029620號-1 郵箱:contact@ccud.or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