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官網
中歐城鎮化夥伴關系秘書處官網

憑這一點,北京真的比不過上海?

來源:城市中國網2018年09月04日 20:21 【作者:中国新闻周刊 】 (编辑:竹书流年)

生活不易,常有懷疑人生的時刻。

烈日下暴走兩小時想喝冰可樂,深夜餓肚子找不到餐館,出了地鐵就趕上雷陣雨……此時,如果轉角出現一家便利店,那簡直就是沙漠綠洲,天堂大門,生命之光。

不好意思,在北京90%的概率找不到。

不僅要在方圓500米內找到過街天橋或地下通道,還要上天入地過馬路,九曲十八彎再走幾百米,才能到便利店門口。

恭喜,你遇到一家北京典型的非常不便利的便利店。

北京的道路

制霸北京的本土便利店

好鄰居

千辛万苦抵达了便利店,抬头一看,是好鄰居——这是除全时以外,北京地区数量最多的便利店品牌。

這種感覺就像是母胎單身28年終于收到告白,對方卻是尼古拉斯·趙四。紅白相間的店頭格外樸素,慘白又暗淡的光把它照得像一家煙酒小賣部。

這裏沒有店員小哥哥或小姐姐明亮的笑容,只有大媽大爺從眼鏡片上向你射來的犀利目光……但,已經足夠讓人慰藉。

店裏與北京美食荒漠的特色一脈相承:沒啥好吃的。

早餐只能買茶葉蛋、包子和煮玉米的人,和午餐吃得下魚香茄子、宮保雞丁和番茄菜花的是一群人。果腹而已,別無奢求。

好鄰居的冷柜

7-Eleven的冷櫃,面積要大一倍

鮮食産品最能體現一家便利店的水平和特色。但由于繁雜的辦證手續,北京便利店的鮮食種類相對較少。

當上海廣州的朋友熱烈討論羅森新出的甜點蛋糕,7-Eleven關東煮的湯汁最濃,車仔面拌上沙茶醬有多香,全家又出了什麽網紅零食時,北京的朋友默默退群了。

羅森便利店售賣的可口可樂世界杯紀念款

北京:便利店荒漠

上海:便利店森林

北京這座城,天生沒有便利店生長的土壤。

简单来说,北京城市規劃的“功能分区”导致了居民区和商圈的割裂。人们的出行如同潮汐,白天涌向二三环的商圈,晚上又回到各自位于三环以外的住宅区。

商圈內的便利店,大多是白領在上班時間光顧,這就失去了夜間營業的意義;而住宅區的便利店,白天客流量較少,只有晚上下班回家的人群才會來買東西。

從數據圖來看,北京便利店密度最高的地方也是三裏屯、工體、國貿等商圈附近,這些地方駐紮著衆多寫字樓、大型購物中心和娛樂場所。

而西部和南部的居民區,便利店明顯稀疏很多。

南三環的方莊和北五環的望京是傳統居民區,周邊基本沒有大型商圈,煙酒店和小街鋪就是最普遍的消費場所。

北京二環某居民區的煙酒小賣部

而五環外的天通苑住宅區,幹脆就是一座“睡城”。除了鱗次栉比的住宅高樓,基本沒有其他業態。

“睡城”天通苑社區

再看看東三環的CBD商圈和東四環朝陽大悅城,商業很發達,但附近居民區又很少。

繁華的國貿商圈

總之,北京的區域要麽是以住宅區爲主,要麽以商圈集中。不管開在北京的哪裏,人流密集的時段都只有半天。不穩定的客群,非常不利于便利店發展。

但上海就不一樣了。

上海的商圈和居住區基本融爲一體,商業區依附居民區發展,即使是新規劃的浦東新區,商務和辦公也僅僅是其功能的一部分,周圍居住的人口並不少,客流全時段保持穩定。

因此,上海的面積還沒有北京的一半大,便利店數量卻幾乎是北京的兩倍。

無論是購物中心Mall,小區門口,地鐵站裏,還是彎彎繞繞的偏僻小路上,便利店潤物細無聲地分散在城市各處,24小時默默陪伴,俨然成爲了上海城市文化的一部分。

便利店的要義就在于順手、順帶能消費。但如果城市車行道多,人行道少,便捷消費的發展就會受到阻礙。

坦白說,北京的城市道路規劃的銜接度沒有上海那麽高。

北京以寬闊的大路居多,胡同通常是走不通的。而以發達的街道文化著稱的上海,弄堂和小路四通八達,便利店可以深入到城市的每一條“毛細血管”。

上海街道

何況北京本來爲數不多的便利店,還有一部分被淹沒在很難找的位置裏。不少便利店只有一個堪比彩票店大小的門臉兒。夜晚連明亮的店頭和玻璃窗都看不清,顯得非常可疑……

如果你不巧要在夜幕降臨後去找一家不熟悉的便利店,無異于在黑燈瞎火裏尋找一位非洲黑老哥。

北京南三环居民区 晚上8点半的快客便利店

北京西直門地鐵通道裏的一家7-Eleven

便利店是一座城市的縮影

愛上一座城市其實很簡單,可能是淩晨上海隨處可見的24小時便利店,可能是杭州公交車禮讓行人的行爲,可能是雨天的北京地鐵免費發放的雨衣,也可能是南京地鐵“穿長裙的女士下樓梯請注意收起裙角“的廣播。

細節背後是四個大字:以人爲本。

“鳥巢”體育館的設計曾被指過于冰冷宏大,但也有人提出不同的觀點:它並不是在標榜建築物本身,重點反而是內中擠滿的觀衆,後者才是瑞士設計師赫爾佐格的用心所在。

從這一角度說,“這個設計多少還有些民主的意味”。

鳥巢國家體育館

或許“鳥巢”設計會有多種解讀,但“北京南站配不上中國第二大火車站”的吐槽卻無可回避。

來源:《干脆,请上海虹桥站接管了北京南站吧!》

北京南站擁擠的候車廳

“当国外普遍以早已用服务质量评判一座火车站时,'尺寸'依然是中国车站的重要标杆。”正如哈佛大学博士李欧梵在《人文文本》中提到的,“表面上是为市民和社会服务的城市規劃,实际上却是为地产商、发展商和政府服务。”

究竟是用行政管理來規劃城市,還是以服務的角度來建設一座城?火車站、體育館、便利店……這些就是城市最好的縮影。

上海羅森哔哩哔哩主題便利店

城市需要星星點點的便利店。

平時可日常購物,深夜有暖胃夜宵,急需時可救急,充公交卡繳電費也方便。在夜晚的街道,它們亮起溫暖的光,發揮著“街道眼”的功能,給人的安全感甚至不亞于一座報警亭。

便利店爲人們提供的需求一直在延伸,也爲偌大城市帶來一份人情味。便利店的確是一門生意,但它的存在又超越了消費場所,正向公共空間的意義延伸。

就在幾天前,北京上榜“全球最宜居城市”,榮獲中國內地第二名。怎麽選的不知道……不過我敢說,他們肯定沒考察便利店吧。

分享到:

相關閱讀

落戶成都去哪工作?——大數據來告訴你青羊區、錦江區和武侯區,哪裏就業吸引力最大?
一步都不能少!城市新能源汽車産業規劃研判全球格局下,中國汽車産業的優勢格局。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主辦  京ICP備13029620號-1 郵箱:contact@ccud.org.cn